Day9. 心智工具:透過『想像』,看見未來的畫面

0
20

前幾篇文章都有提及,運用想像成功的樣子能提高你的執行動力。這篇將再詳細講述,『想像』這個工具的其他用法。一如觀念本身的字面意義,『想像』是要把某件事情具象化。不只是想到這件事,而是像正在發生一樣,用你的心靈之眼想像著。這帶有非常接近沈思或是冥想的本質,需要專注於想像力。在運動或某些競賽領域,這個技巧其實已廣為人知。然而,在商業或企業人士似乎仍未正視到這個工具所帶來的無限利益。


『想像』這個工具可分成兩種目標,處理臨場表現或是給予執行動力。這兩種狀況的使用情境與想像的內容是完全不一樣的。


首先,我們先以大方向的目標來講述如何增加自身動力,這在前幾篇文章也都常常提及。拳擊選手目標總是要得到冠軍腰帶,目對幾乎是慘不忍睹的訓練中,一定會時常產生懶散或放棄的念頭,身體上的磨練讓選手時常面臨困難的選擇:『要休息還是繼續練習?』『放棄了,回去賣雞排吧!還是繼續前進?』這時去想像成功後的畫面就非常有幫助,能給予你很大的前進動力。想像經過一局一局的纏鬥,好不容易對手被你一拳KO,此時你的身上可能已經傷痕累累,拼了命才站在擂台上,當裁判交予你冠軍腰帶時,所有有壓力全都釋放、開心的不能自己,這種『暢快感』真是好極了。是不是光將想像描述出來,就產生了極大的衝動?感覺全身熱血沸騰,似乎所有的磨練都可以承受,只為了達到這個目標。


你也可以經常使用這個方式,協助你達成早起的目標,『Day8. 與自己對話』中提及問自己:你今天期待什麼?這時候想像就會持續轉動,越具象化今天的樣貌,加入許多期待去做的事,就會想快點開始今天的行程,早起也就沒這麼困難了。當然,你也可以前一天晚上就進行想像。


在處理臨場表現的目的時,想像自己成功的畫面,就沒有這麼大的幫助,原因在於成功的畫面沒辦法幫助你處理可能會發生的狀況。看過『決戰終點線(Rush)』這部電影嗎?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有一幕詹姆士·亨特躺在地板上想像自己正在比賽的狀況?他看見他正坐在駕駛座上,奔馳在下一場賽事的跑道上,眼前是車子裡往外看的景象,想像著如何過每一個轉彎,應該要如何操作方向盤與煞車,他應該要望向哪裡,起跑的時機,如何奔過終點線。


這個例子說明,在處理臨場表現時,去預想將要發生的事。事到臨頭之際,這對你而言就已是相當熟悉的情境了。你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已有準備,這會大幅提高你拿出最佳表現的能力與實力。藉由練習,能學會如何快速進入『想像』模式。假如你駕輕就熟,還可以投入更多感官。

  • 比賽期間,你將會聽到什麼聲音?
  • 你希望想到、感覺到、聞到、嚐到什麼?
  • 什麼樣的體驗,能夠使你將潛能發揮到淋灕盡致,獲得最好的成績?

想像就是事先預想,如何完美執行一份任務。但你也必須要能預想到假如一切全亂了套,會是什麼樣的情景。這時,你便可以針對可能會發生的狀況擬定解決方案,當實際發生時,你便不會手足無措。當然想像不是執行個1、2次就能完整解決你的目標,畢竟未來是充滿變化的,多次去練習可以協助你較為充分的準備任務。你應該數週前就開始進行,並持續想像遇到不同的最壞狀況。


進行『想像』時,你可能會遇到一些問題。針對這次報告我已充分準備,但就是很沒把握,沒辦法想像完成到底是什麼樣子,甚至在每個段落我都會怕內容是不是聽眾想要的。這其實和『自信』有關,這時你可以想想自己生命中的經歷,什麼時候你堅強的完成了某件任務,可能是求婚、可能是像老闆提加薪。假如你曾經強硬、果斷過一次,你就能再度強硬起來。自信其實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是人們每天會對自己說的話。自信是你如何看待自己的產物,並不總是和行動、成就有關。


另一個可能會遇到的問題是『恐懼』或說是『緊張』可能會比較有感觸,許多人都會說在演講、比賽前就是會莫名的緊張,儘管我認為我已經很有把握。讓我們來解釋這個現象,其實這是一種自古以來就有的求生機制。緊張會激起求生欲望。當瞪羚遇上獅子時,體內會產生完全相同的反應。當你主動想跟陌生人搭訕,準備面試或重要會議時,同樣的機制就會被啟動。腎上腺素創造這種感覺,並為肌肉做好準備。冒汗的反應,目的是為了將體溫和生理壓力同步。脈搏加快,為迫在眉睫的戰鬥最好準備。緊張,使你準備行動!緊張使你保持敏銳、專注與投入!當緊張被合理化後,你就會發現它們其實具有正面價值,你也會比較釋然一點甚至利用這種感覺!


假如你想再擴大『想像』技能的範圍,就將自己的人生拍成一部電影,從所有可能的角度進行檢視。這便是非常認真的心智訓練。『想像』的精髓在於:從最微小的細節,盡可能根據不同的情節進行準備。如此一來,你就擁有具體策略,對因應之道瞭然於胸於心。

每次擊球,即使是在練習時,我都會在腦海中描繪出鮮明的畫面,才出手。首先,我看著希望小白球落在油亮草坪上的位置。隨後,場景迅速變換,我看到球朝落點前進:路線、軌跡、形狀,甚至落地方式。之後,影像逐漸黯淡;下一幕,我的擊球就是要實現先前預見的畫面。


I never hit a shot, not even in practice, without having a very sharp, in-focus picture of it in my head. It’s like a color movie. First I ‘see’ where I want it to finish, nice and white and sitting up high on the bright green grass. Then the scene quickly changes and I ‘see’ the ball going there: its path, trajectory, and shape, even its behavior on landing. Then there is this sort of fadeout, and the next scene shows me making the kind of swing that will turn the previous images to reality.

-美國高爾夫球傳奇巨星傑克‧尼克勞斯(Jack Nicklaus)

以上內容為強尼閱讀『我,跟自己拚了!:挪威最頂尖的心智訓練師讓你潛能發揮100%』之整理與彙整心得,並加入自己的生活經驗,時時提醒自己、挑戰自己。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